张家港真牛,枉法栽判44案!!

    张家港真牛,枉法栽判44案!!

  
  

    ​​同一原被告、枉判44案。

    ​​上诉人: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张家港市塘桥镇周巷村禄荡7组7号。

    ​

    诉讼代表人:钱建强,恒立公司负责人。

    ​

    被上诉人:江苏国泰国际集团国贸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张家港市国泰时代广场11-24楼。

    ​

    法定代表人:张子燕,该公司董事长。

    ​

    上诉人因不服张家港法院(2018)苏0582民初1792号民事裁定书,特向上级法院上诉。

    ​

    上诉事由

    ​

    1、适用法律错误。

    ​

    2、涉嫌枉法裁判。

    ​

    上诉请求

    ​

    1、撤销(2018)苏0582民初1792号裁定书。

    ​

    2、指定一审法院进行实体审理。

    ​

    3、移送原审失职渎职、枉法裁判问题线索至苏州监察会。

    ​

    事实与理由

    ​

    一、分割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

    1、民诉法解释二百四十七条:当事人就已经提起的诉讼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的裁判结果。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

    2、最高院观点:诉讼请求相同要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是后诉的请求与前诉请求完全一致,或包含于前诉请求诸项之中;第二是后诉请求蕴含在前诉的请求之中;第三是后诉的请求包含在前诉的先决问题之中。

    ​

    3、涉案赔偿总额2640.5万元,前案主张了20万元,剩余债权2620.5万元,本次主张的是剩余债权的一部分,与前案的诉讼请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符合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完全一致构成要件,不属重复起诉,应当无任何争议。

    ​

    4、从道义上也讲不通,银行贷款100万违约起诉50万,剩余债权50万就没有起诉权了?

    ​

    结论是:恒立公司已经提起的诉讼事项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但不符合后诉与前诉诉讼请求完全一致的构成要件。

    ​

    二、前案判决结果,致后诉丧失诉讼权利没有法律依据

    ​

    1、原裁定认为,本案提起事项由法院处理,且被生效民事判决书所否定,故系重复诉讼。恒立公司认为:提起事项被否定是事实问题,剩余债权再起诉是权利问题。

    ​

    2、法官在造法律:依上述认定,民诉法解释二百四十七条要修改,增加内容为:被前诉生效裁判所否定的剩余债权再起诉,不管有无新证据,属于重复起诉。建议包伟凯法官上书全国人大最高院修改民诉法解释二百四十七条。

    ​

    3、恒立公司认为:生效裁判确认的事实,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但足以推翻的除外,前案判决书只能在本案中作证据使用,如果恒立公司没有足以推翻的证据提交,法院可以驳回请求,恒立公司服判息诉,法院不开庭审理直接驳回起诉,显然没有法律依据,完全错误。

    ​

    4、前案败诉原因很多,法官枉法裁判、涉嫌行贿受贿、权力插手个案等,恒立公司已向苏州监察会报案,且已向省高院申请再审。前案是故意对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连续枉判四个案件情节严重的行为。

    ​

    三、分割诉讼目的是对抗司法腐败,减少诉讼风险

    ​

    1、有利于公正裁判,也就是说:同一批立案多个案件,若法官故意错判,日后追责,可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或情节特别恶劣。符合监察法十一条(一)(二)(三)立案条件,其目的是倒逼法官排除干扰,公平正义做出裁判。

    ​

    2、若证据不足,未获支持,可调整补充证据,达到诉讼目的。

    ​

    四、移送监察会依法有据

    ​

    1、裁定明显错误,作为入额法官,有相当的审判经验及专业知识,解读民诉法解释二百四十七条是相当简单的,除非大学里是体育老师教的。恒立公司认为,本案于2018年3月15日出具中止审理裁定,2018年5月21日出具驳回起诉裁定是蓄谋已久,故意错误适用法律,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情节特别严重的行为,其卑鄙目的是黑掉恒立公司2620.5万元诉权。

    ​

    2、依据监察法三十四条,人民法院在工作中发现公职人员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的问题线索,应当移送监察机关,由监察机关依法调查处置。

    ​

    五、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

    ​

    十八大以来,反腐力度空前,显然这些人并未收手,视党纪国法于不顾,做出此等枉法裁判,如不撤销,必将纵容其违法乱纪行为。请求苏州中院撤销原审裁定,指定原审法院实体审理,移送违法问题线索至苏州监察委员会,保护恒立公司合法权益。

    ​

    此致

    ​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上诉人: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

    ​

    2018年6月1日

    【一审枉法裁判、二审上诉中院】

    ​

    上诉状

    ​

    上诉人: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张家港市塘桥镇南京路,负责人钱建强。

    ​

    被上诉人:江苏国泰国际集团国贸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张家港国泰时代广场11-24楼,负责人张子燕。

    ​

    上诉人因不服张家港法院(2018)0582民初13476号民事判决,向上级法院上诉。

    ​

    上诉事由

    ​

    1、认定事实错误。

    ​

    2、适用法律错误。

    ​

    上诉请求

    ​

    1、撤销(2018)0582民初13476号民事判决。

    ​

    2、依法改判,赔偿上诉人损失00000万元。

    ​

    3、被上诉人承担一审、二审诉讼费。

    ​

    事实与理由

    ​

    基本事实:2001年11月,上诉人委托被上诉人代理电工产品出口至坦桑尼亚NM公司,被上诉人违反约定未与外商签订出口合同,致上诉人丧失向外商索赔权,特别是出口五批货物后,在2002年1月伪造外商货款到账、质量太差、等待外商的通知。致使上诉人边等待外商边定作修理模具,购进专用设备,签订承揽合同准备生产等工作,造成重大损失。原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苛求上诉人举证,造成错判理由如下:

    ​

    一、故意错误认定事实,作出错误判决

    ​

    1,证明承揽合同内容及违约责任的证据

    ​

    【法律事实一】仲裁庭确认:2002年1月,恒立公司与王献仁签订《承揽合同》,内容包括王献仁按恒立公司的要求制作、修理模具。王献仁指派工人在恒立公司完成零件加工业务。恒立公司向王献仁订购专用设备五台。三项业务总额504.3万元。证明:承揽合同、业务范围、承揽金额由生效裁决确认。

    ​

    【法律事实二】合同约定了付款方式、违约责任,并约定“合同双方应严格履行各自的义务”证明:合同双方出现违约应承担严格责任。也就是说,上诉人违约,必须支付约定赔偿金。

    ​

    2、证明付清00000万元赔偿金的证据。

    ​

    【法律事实三】《股东会决议》证明上诉人未履行承揽合同,债权债务原因是因外贸经营受损,证明与本案与外贸出口业务有因果关系。

    ​

    【法律事实四】《付款确认书》、五份《物资交接确认书》,王献仁签字盖章。证明付款及物资抵债了00000万元,签字盖章,证明王献仁收到上诉人的现金及货物。证明付清赔偿金。

    ​

    【法律事实五】《承揽合同对账单》王献仁签字盖章,证明付清赔偿金。

    ​

    【法律事实六】《承揽合同决算协议》王献仁签字盖章,赔偿金计算方法,总金额、付现金、交接的物资总金额,证明全额付清00000万元赔偿金。

    ​

    上述四份证据生效仲裁书确认真实性。未采纳原因是与仲裁请求无关联性。依据法律规定:已被仲裁机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证据证明的事实,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即使形式认定,依证据规定73条盖然性证明标准亦应当认定,否则被告应举证。

    ​

    3、确认付清00000万元仲裁意见

    ​

    【仲裁庭意见一】本案审理重点是案涉5万元是否应当返还。证明多付5万元,证明仲裁确认付清赔偿金。

    ​

    【仲裁庭意见二】解释:张家港恒立公司依据承揽合同,因违约需向王献仁支付赔偿金,恒立公司支付部分现金后,用产品、设备抵债给王献仁,由于设备不可分割,最后一批设备抵债后,王献仁应当返还多抵的5万元。证明:赔偿金付清事实,多抵5万元事实被仲裁庭确认,说明付清赔偿金。

    ​

    【仲裁庭意见三】解释:恒立公司提交的证据虽然不足证明其主张,但从王献仁提交的一封信、当事人陈述可以得出结论。王献仁承认,就承揽合同恒立公司违约,用现金、产品、设备抵债事项欠恒立公司5万元。证明:对上述抵债事实,王献仁返还5万元事实,仲裁庭依法确认。

    ​

    【恒立观点】从证据链角度看,确认承揽合同内容——确认违约责任——确认真实性的四份证据证明的支付事实——确认王献仁收到赔偿金的签名盖章——确认因设备不可分割多付5万元——确认王献仁欠款5万元是涉案承揽合同抵债事项,裁决返还5万元。证明:上诉人付清了赔偿金00000万元。仲裁确认抵债事项、返还欠款事项,证明确认了全案起诉事项。结论是:上诉人付清00000万元被仲裁庭确认。

    ​

    原审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作为员额法官,无法推定是过失行为,是故意错误认定事实的违法行为。

    ​

    二、关于因果关系

    ​

    原因:伪造外商拒付通知书,内容是:货款在被上诉人账上,但质量太差、等待外商。事实上货款未到账,通知是伪造的。(见证据:9、10、11、12)

    ​

    结果:因为未履行部分货款已到被上诉人账上,上诉人提高质量、积极准备生产是正常行为。即产生承揽合同。由于未见货款、未见外商,且通知被上诉人处理没有答复,时间越长损失越大,即产生了大额赔偿金。

    ​

    证明关联性的证据:有承揽合同约因,模具质量标准、模具形式,模具上专用商标,订购专用设备的原因,技术工人完成劳务目的,给王献仁的一封信,股东会决议,因拒付通知产生承揽合同签约时间。(见证据13、14、17、9)

    ​

    证据在卷宗里,庭审笔录清清楚楚,三年级学生能看懂,原审就是不认定,无法推定是过失行为,毫无疑问是故意行为。

    ​

    三、关于合理损失

    ​

    1、损失是否合理,法官不得主观武断,法律有明确规定。民法总则164条,代理人不履行代理职责造成被代理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合同法113条,侵权责任法第二条有明确规定。

    ​

    2、原审有法不用,亦属故意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错案。

    ​

    综上,原审故意认定事实错误,故意适用法律错误,苛求上诉人举证,属于监察法规定的,不履行法定职责,不秉公用权的行为。本批上诉人将连续起诉20个案件,其目的是倒逼法官公正裁判,也就是说,连续20个错误判决可以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属刑法管辖范围。请求苏州中院依法改判,保护我的合法权益。

    ​

    此致

    ​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上诉人: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

    ​

    2018年12月10日

    申请人: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张家港市塘桥镇周巷村禄荡7组7号。

    ​

    诉讼代表人:钱建强,恒立公司负责人。

    ​

    被申请人:江苏国泰国际集团国贸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张家港市国泰时代广场11-24楼。

    ​

    法定代表人:张子燕,该公司董事长。

    ​

    申请人因不服张家港法院(2017)苏0582民初10680号判决,苏州中院(2018)苏05民终2187号判决,向贵院申请再审。

    ​

    再审事由

    ​

    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基本证据缺乏证据支持且适用法律错误,依据《民事诉讼法》二百条第一款(二)(六)项规定,申请再审。

    ​

    再审请求

    ​

    1、撤销苏州中院(2018)苏05民终2187号判决。

    ​

    2、撤销张家港法院(2017)苏0582民初10680号判决。

    ​

    3、判令被申请人赔偿因代理过错造成损失XXXX万元。

    ​

    4、承担一审、二审诉讼费。

    ​

    事实与理由

    ​

    【基本事实】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下称恒立公司)委托江苏国泰国际集团国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贸公司)代理出口电器至坦桑尼亚NM公司,国贸公司明知违反约定未与外商签订出口合同,故意隐瞒真相,导致外商随意违约,致使恒立公司丧失向外商索赔权利,国贸公司不但要承担外商的违约责任,还要承担自身欺诈委托人的责任,本案经一审、二审,未获公正判决,恒立公司为维护自身权益,特申请再审。

    ​

    一、外商违约应当承担责任范围及理由

    ​

    【外商订单时间节点】协议是2000年11月10日,合同一是2001年1月6日,合同二是2001年4月10日,合同三是2001年6月20日,合同四是2001年9月28日,合同五是2001年10月30日(见证据1:协议、证据2:5份合同)

    ​

    【协议与合同品种不同】也就是说,要履行合同货品,不得使用协议货品,反之,履行协议不得使用合同货品,包装也不同。(见证据1:协议、证据2:合同)

    ​

    【承揽产品】众所周知,坦桑尼亚原英国属国,至今使用还是英国标准,与中国标准不一致。

    ​

    【借款时间节点】协议货品全部出货时间是2001年3月15日,也就是说截止2001年3月15日恒立公司依约到账资金是283.1万元加退税42万,共计325万元,因外商违约未提货,协议货品资金沉淀,恒立公司为履行自身义务,向王军借款300万元,因外商违约导致借款因果关系是清楚的。(见证据1:协议、证据4:仲裁书)

    ​

    【与生产成本无关】从2000年11月10日协议签订后恒立公司已投入大量资金,前案确认与外贸出口关联的资金使用430万即可证明,如果外商依约提货不缺流动资金,二审认定外商违约后的借款是企业生产成本,是胡搅蛮缠、一地鸡毛,假如是生产成本,外商未依约履行,每天成本扩大,依法亦应赔偿。

    ​

    【外商预见利息损失】定作方应当预见到未依约提货会导致承揽人借款及利息损失,预见标准是一般人认为通常情况下会产生的损害赔偿范围,外商预见赔偿范围:第一是未提货订单283.1万元、退税42万元。第二是恒立公司借款履行自身义务造成的利息损失,时间越长,利息损失越大。也就是说外商违约后,2002年国贸公司代为赔偿金额不超过400万元,在外商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害范围之内。

    ​

    【法理依据】违约责任159-160页(主编:江平),根据合同条款,甲应得却没有从乙那里得到付款,只好从银行高率贷款,乙在承担违约责任时,必须赔偿甲方银行贷款的利息,因为甲方支付的高率利息也是乙的违约行为直接造成的(见证:8:江平法理)。国际商事合同通则7、4、2条421页,对所遭受的损失的概念必须从较广泛的意义上来理解,它应包括受害方当事人财产的减少,也包括没有得到债务人支付的债权人必须借款履行其本身义务时发生的债务的增加。

    ​

    (见证据9:国际商事合同通则)

    ​

    二、国贸公司未与外商签订出口合同与利息损失因果关系

    ​

    因果一:合同法113条……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应当预见到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本案进出口代理合同,国贸公司是代理人,忠诚义务、报告义务、移交财产义务、不欺诈委托人义务是强制性规定。作为代理人,在签订代理协议时,不履行法定义务造成委托人损害是能够预见到。结论是:国贸公司因欺诈委托人未履行法定报告义务,与恒立公司利息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就是说:履行了报告义务,可以要求外商补签合同由外商担责,或者停止投入。

    ​

    因果二:违反代理协议约定,未与外商NM公司签订出口合同,导致委托人丧失索赔权利,未签合同对委托人的风险及后果国贸公司订立合同时能预见到。依民法总则一百六十四条,代理人不履行代理职责,造成被代理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结论是:国贸公司未与外商签出口合同的行为与恒立公司丧失索赔权利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就是说国贸公司依约签订出口合同,恒立公司可以用代理人名义向外商索赔,无需国贸公司担责,最终结论是:国贸公司代人受过承担外商违约责任。

    ​

    【评析】终审法官柏宏忠作为入额资深法官是最基本的知识,认定无因果关系是故意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犯罪——枉法裁判罪立案标准第六条,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而枉法裁判构成要件。

    ​

    三、仲裁书确认付清本息的证据

    ​

    【法律事实一】2001年3月20日签订贷款合同,约定恒立公司向王军借款300万元,期限一年。

    ​

    【法律事实二】该合同签订后恒立公司依约向借款人还本付息。

    ​

    【法律事实三】但事后恒立公司多还了5万元,双方随即签订《借货合同决算协议》约定出借人应以2011年6月30日归还恒立公司5万元,出借人拒绝归还。

    ​

    【法律事实四】仲裁庭认为:《借贷合同》和《借贷合同决算协议》为借贷双方签订,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具有约束力。

    ​

    【法律事实五】仲裁庭认为《借贷合同决算协议》应视为《借贷合同》补充协议。

    ​

    【法律事实六】仲裁庭裁决如下:被申请人王军应于本裁决作出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家港恒立电工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50000元。

    ​

    【法律事实七】借贷合同决算协议内容:本息总额计算方法、支付本息的总金额,多给付5万元的归还时间,签订时间是2011年3月30日。(见证据:借贷合同决算协议)

    ​

    【法律事实八】一审判决主文:虽然原告提供的上海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书确认了原告向王军借款300万元并支付了利息的事实。

    ​

    上述关键词:依约还本付息,多还了5万元,仲裁确认被申请人王军裁决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恒立公司5万元。一审判决主文:裁决书确认了向王军借款并支付了利息的事实。上述法律事实足以证明付清本息,也就是说:裁决书判决返还5万元,前提条件是确认还本付息。结论是:恒立公司借贷合同2640.5万元本息,仲裁庭确认付清。

    ​

    【评析】作为入额法官,生效仲裁书确认的事实,必须作为认定事实证据是基本知识,认定证据不足是故意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犯罪——枉法裁判罪立案标准第六条: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而枉法裁判构成要件。

    ​

    四、依法应当移送涉嫌受贿、枉法裁判问题线索

    ​

    监察法三十四条:人民法院在工作中发现公职人员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的问题线索应当移送监察机关,由监察机关依法调查处置。

    ​

    柏宏忠、杨建军的违法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犯罪——枉法裁判罪立案标准(三)、(六)、(七)条。故意对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而枉法裁判构成要件,且连续四个案件枉法裁判,情节特别严重,应当移送监察委员会。

    ​

    综上,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委托人恒立公司、代理人国贸公司、第三人坦桑尼亚NM公司,权利义务、责任分担依法有据,按民法总则一百六十四条,国贸公司负有赔偿义务,一审是加重苛求恒立公司举证。二审是胡搅蛮缠、一地鸡毛,理由很简单,因为被申请人是上市公司,一审法官杨建忠、二审法官柏宏忠应承担直接责任。请求依法移送问题线索,依法再审,保护恒立公司合法权益

    ​

    此致

    ​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

    再审申请人:张家港市恒立电工有限公司

    ​

    负责人:钱建强

    ​

    2018年5月29日

    ​

    分享: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腾讯微博分享给朋友​​​​

    赏

    打赏

    9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81.67黑名单 | 举报 | 分享 | 楼主

    ​​​​

上一篇:陈安之演讲实为涉嫌传销洗脑,难道交钱给他就能成功?
下一篇:2019年4月6日14点59分,室内辐射检测记录